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ax064.com

电梯奇遇

林琼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又是一个寂寞的星期天。

  她蜷起身子拱在被窝里,开始犯愁自己该怎么度过这么对于她来说类似于鸡肋的周末。

  她在被窝里蹭了一会儿,虽然已经没有了睡意,可是她实在懒得起来,实在不愿意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这
间冰冷的屋子。心中对已经出差了一个月的老公满是想念。想到他温柔的亲吻着自己,想着他对自己胴体着迷的样
子,想着他伏在自己身上爱怜的进出着…………

  她开始有些春心荡漾了,对于别人常说的——「三十如狼。四十虎。」她也越来越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刚
刚过了四十岁生日的林琼,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性欲比年轻的时候大了很多。甚至自己无意识的对于一些敏感部位
的触摸,都会让产生很大的情欲。现在,居然只是想一些亲密的事情,竟也能让她燃起满身的欲火!

  林琼本能的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当手触摸到下体嫩嫩的敏感地的时候,一阵快意开始慢慢袭来,仿佛是老公在
轻柔地爱抚自己的身体一样。她的左手又伸向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已经有些发硬的乳头,她的乳头敏感极了,在食
指和拇指的撮弄下,慢慢的有些充血般的膨胀起来。

  林琼的手指急切的放在阴唇之间摩擦着,里面已经变得湿润起来…………

  转瞬间,手指触到了那个小小的阴蒂,让它变得坚硬而兴奋,随时等待更加强烈的爱抚。瞬间地快感让她全身
开始痉挛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变得那么饥渴难耐。

  很快的,一阵一阵刺激的滋味向她整个身心袭来,一下子溢满全身。她的呼吸急促的喘息着,指尖也缓缓的顺
着阴唇顶了进去。

  随着情欲的点点迸发,她的速度也开始快起来,食指进出的节奏是那么轻便有力,露在外面的拇指也配合的按
压着阴蒂,愉快的感觉象汹涌的波涛,从小腹一直传遍全身。她如饥似渴的吞咽着唾液,牙齿咬在下唇上,留下一
道深深的血痕。

  林琼快活地呻吟着,畅快淋漓的感觉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扩散。随着食指剧烈的摩擦着敏感的阴道内壁,一
股股粘稠的爱液不断的从下体流出,粉红色阴蒂早就硬硬的摆脱包皮的束缚,像一颗昂贵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面。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高涨的情欲让她的双腿已经崩的笔直。随着汹涌的快感不断的袭击全身,按在胸膛上的左
手也开始不自觉的用力,连指甲都似乎陷在丰韵的乳房里。

  她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痛苦的挣扎着,感觉高潮已经开始缓慢的涌动上来。

  伴随着G点被指尖重重蹭过,浑身开始不由自主的连续的痉挛着。大量的黏液从阴道深处喷涌出来,强烈到极
点的冲击使她的阴部剧烈的收缩,手指已经变得难以移动了。

  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林琼终于到达顶点。她放松了身体,大汗淋漓的瘫到在床上,完全虚脱的在枕头上喘
息着…………

  很长时间,她才慢慢的睁开双眼,高潮过后的空虚感觉开始一点点地向她袭来。她生平从未这么渴望的期待老
公。身边空无一人的寂寞情绪有点叫她无所适从。她紧紧的搂住枕头,似乎把它当作爱人一样的拥着。

  在床上赖到十点多,林琼实在躺不下去。她从床上爬下来,懒懒的走向洗手间,预备冲个凉。

  凉凉的水激在身上,刺激的林琼浑身都冒出小疙瘩,人顿时精神许多,似乎这种冰冷的刺激让她残留在心头的
欲火都消了不少。

  刚洗到一半,门铃开始「叮呤」的响了起来。

  「谁这么讨厌呀?星期天还不让人安稳。」林琼嘟囔着披上了一件浴衣,走出浴室。

  「谁呀?」她拿起可视对讲机,显示屏里出现一个清秀的男子头像。

  「林女士是吧,我是快递公司的,」他说着,从兜里掏出证件在面前证实了一下,「有几件您的物品,请您签
收。」

  「哦,林琼答应了一声,顺手按了一下按纽,把大楼外边的防盗门打开了。

  「林女士,你等等,」显示屏的男子着急的又说着:「您的货很多,我一次拿不上来,剩下的放在楼下,我怕
会丢失了,能不能麻烦你下来帮我一下,谢谢了。」

  「好吧,你等着。」说完,她就扣上了对讲机的话筒。

  「真麻烦,还得自己下去一下,是哪一家快递公司呀,什么服务质量?」林琼嘴里埋怨着,解开了自己的浴衣,
预备换一身便装下去拿货。

  她走到卧室,在昨夜脱下的一堆衣服里找到胸罩,刚要戴上,转念一想,反正一会回来还得继续冲凉,换来换
去的麻烦。干脆连乳罩和内裤都没穿,胡乱的披上一件衬衣,又套上一条裙子,就转身出门了。

  她把门虚掩好,快步走到电梯里,对着上面的按键1点了下,电梯门「嗡」

  的一声关上了,开始哗哗做响的向一楼滑去。

  每次乘坐这部老旧的电梯,林琼都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假如不是她家住在16楼,每次上下楼层,她宁可
选择走楼梯!在电梯里听着哗啦哗啦的响动,总叫林琼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生怕它什么时候就寿终正寝了,自己也
得被它连累了!

  好轻易到了一楼,电梯还算正常,林琼长舒了一口气。抬头看去,送货员正站在门口,旁边是一大堆东西在横
七竖八的摆放着。

  「林女士,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送货员很有礼貌的向林琼说道,脸上还带着真诚的微笑!

  林琼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子,他年龄不大,也就在20多一点吧,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白净的
脸上挂着一副无边儿眼睛,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的,更象是一个学生而不是一个快递公司的送货员!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他,林琼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带着的那种浓浓的书卷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
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虽然他们的长相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但是他们共同拥有的学生气息,还是让林琼第一眼看
上去就对这个送货员有了好感。

  「哦,没关系的。」林琼笑着回答他,对着送货得彬彬有理,刚才地埋怨早就不翼而飞了。

  「这是你的送货单据,麻烦你签收一下。」

  林琼接过来瞥了一眼,原来是她弟弟林刚发的货。林刚在市里开了一个精品店,因为生意不好,就关闭了,剩
下的一堆没有处理干净的货物就预备先放到她家里来。姐弟俩前两天在电话里联系过这个事情,只是林琼没有想到
这么快弟弟就把店关闭了。

  「假如没有问题,请您把单据和车上的货物对照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送货员在一旁有礼貌的说着。

  「哦,没有问题,麻烦你把东西往上拿吧。」林琼笑了笑,在单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本来以为没有多少东西,可是林琼在电梯里按着开启键按的手都酸了,送货员还是没有拿完,一堆一堆的东西
很快的把不太宽敞的电梯塞的满满的。看着那些体积很大的布玩具、礼品盒,林琼不禁开始埋怨起弟弟来:「这么
多东西往那里放吧,虽然家里的房子很大,可是忽然多了这么大一堆东西,也实在是不好摆放呀。」

  终于,在电梯最后一点空间都被塞满的时候,送货员终于把货物拿干净了,他勉强的挤了进来,对着林琼点了
点头,林琼的手指按在16楼的按键上,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了,随后,它发出一阵别扭的吱吱声,开始艰难的向
上升去。

  电梯刚升到2层,林琼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满满的东西把他和年轻的送货员紧紧地挤在一起,连转身都很困
难,在这么热的天气下,大家都穿的很少,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互相紧紧的贴在一起,让她觉得浑身都不安闲。甚至,
她似乎觉得年轻的送货员下体已经有一块坚硬的突起正顶在自己下体之间。

  她觉得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便有意识的用两只手合了合衣领。年轻的送货员看见林琼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礼,
他的脸上红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尽量把身体向后靠。一时间,电梯里弥漫着一种让人尴尬的气氛。

  电梯在沉闷气氛下继续上升着,林琼为了摆脱这种让自己有些难堪的局面,便故做轻松的问着:「小伙子今年
多大了?」

  「林女士,我今年正好20岁。」送货员听见林琼的话,急忙回答道。

  林琼看见他这么拘谨,笑了笑,说道:「哎呀,小伙子,别一口一个女士的叫,也显得太见外了,看你和我儿
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就叫我阿姨好了。对了,还没问你贵姓呢?」

  「阿姨,我免贵姓张。」送货员拘束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真的看不出来你还是送货员啊。」林琼看见他这么腼腆,心中对刚才的那些尴尬的事情早就忘
的一干二净了,她微笑的说着。

  「哦……公司是我哥哥的,今天因为生意多,原来的送货员都出去了,公司里都没人了,我是临时帮哥哥忙的。
其实我大学还没毕业呢。」送货员小心的回答着。

  「哎呀,那你的年纪应该和我儿子一样大啊……你在哪所大学上学………」

  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感觉电梯「嘎」的一声停止了,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吱吱的叫了起来。

  林琼和送货员面面相窥的对视了一眼,「完了,电梯坏了,卡在大楼的中间了。」她首先醒悟过来,说了一句。

  「那怎么办啊?」送货员焦虑的问着。

  「没事,我去通知一下大楼的治理员,你让让。」林琼说。

  送货员应了一声,开始用力的向后面退着,勉强在面前挤出一个狭小空间,让林琼能转身过去拿电梯里的报警
电话。

  林琼困难的挪动半天,才转过身来。她拿起话筒,把电梯的情况告诉了大楼保安。保安答应他马上去找修理工,
争取尽快修理好电梯。

  林琼得到满足的答复,心里也安定了许多,对送货员说:「小张,没事了,保安已经去找人了,一会我们就能
出去了,不用害怕。」

  「哦,」送货员在她后面应了一声,明显的放松了许多。因为紧张而绷的直直的身体也轻松下来。

  他刚把身体放松下来,就感觉到刚才因为自己勉强挤压而靠在一起玩具一下子重重的压在他身上,他不由得「
哦」地叫了一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顺着货物挤压的方向向前倒去。

  「哦,」随着他的挤压,林琼不由得惊吓地叫了一声。紧跟着,她就觉得一个健壮的身体一下子挤在自己的背
后。

  那个送货员也明显的吓了一跳,他身体僵直的压在林琼身后。刚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和林琼道歉。但渐
渐的,林琼那有些不安的扭动就让他觉得有一种非凡的刺激从心里面油然升起。因为姿势的缘故,林琼臀部正好抵
在他档下,而她那有些下意识的往返晃动反到让他觉得自己本来软塌塌的鸡巴被摩擦的异常愉快。虽然他知道这样
不对,可是不由自己控制的,他的鸡巴还是一点点地涨大起来。一直到最后,它坚硬得几乎要顶薄薄的休闲裤从里
面冲出来一样。

  林琼也感觉到身后的变化了。这让她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情形当中。从臀部传来的清楚感觉让她明显的知道那
个顶在自己臀沟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处于女性天生的矜持,她开始有意识的想躲避那个东西的侵袭,可是电梯
里剩余的窄小空间已经没有什么地方能让她和后面的送货员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在无奈之下,她只好竭力的向旁边靠拢,希望能和送货员形成一个平行站位的情形。也好让自己后面的那个坚
硬的东西离开自己的臀部,就这么一直放它顶在那里也实在太让人羞愧了。

  可是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无论她向左还是向右,都有一大堆的货物在阻挡着她。她向左边挤了挤,
发现没有空间,又向右边挤了挤,还是无处可躲。一时间,她真的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境界里。

  可后面的送货员却被林琼这种下意识的举动弄得更加兴奋了。由于林琼的身材极好,高翘的屁股一点都不象四
十多岁的妇人那样已经开始下垂了,依然是那么高挺而弹性十足。更因为林琼因为正在左右移动,而把自己的手臂
撑在墙上,这反而让她的身体在无意识的前倾,倒让自己的臀部更加后翘,挤压自己阴茎的动作也开始愈发的重了
起来。

  虽然送货员很享受目前这种靡丽的局面,可是良好的职业道德让他知道这种行为实在不是他应该做的。于是他
也下意识把背部用力的向后挤,想勉强的挤出一点空间好摆脱现在这样尴尬的场面。可是他刚刚把背部向后一挤,
却无意的把自己的下体又一次向前靠拢了一下。

  那一瞬间,林琼身体前靠,把臀部高高的翘在后面。而后面的送货员却背向后挤,下体却无意识地挺在了前面,
两个人的上半身没有了任何的接触,而下体却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于是电梯了的就这样陷入到一种希奇的姿势中。
本来两个人已经贴的天衣无缝的下身这一下就更加紧密了。由于林琼出来只是胡乱的套上了一个短裙,加上里面还
处在真空的局面。随着送货员的这一次无意的举动以及自己的配合,几乎让他把坚硬的鸡巴已经完全的陷入到林琼
的臀沟中。

  「啊,」林琼被这突如其来的侵袭弄的浑身酥软,嘴里也禁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刚叫出口,她马上就醒悟
了自己的失礼,急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唇,脸上热得几乎连耳根都烧的发烫。

  「天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在和自己儿子的年纪差不多大孩子面前发出这种声音呢?」林琼一边在心里
悔恨的想着,一边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发红的脸颊。好象只有这样,才能她忘记刚才的羞愧场面一样。

  送货员也被林琼的那一种突兀的呻吟刺激的身体一愣。究竟现在这种上下不得的局面实在是他怎么样都无法预
料的。从理智上来说,他应该是继续的向后退去,好摆脱这种不礼貌的姿势。可是他坚硬的阴茎却正在实实在在的
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强烈的快感让他的大脑已经陷入到一种半真空的状态之中,嘴唇已经干裂的似
乎要渗出血丝一般。他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半晌,阴茎处传来的阵阵快感促使他无意识得轻轻的把它向上挺了
一下。

  送货员刚刚才做出这个动作,林琼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滋味从臀部一直冲到头顶。她的身体也马上变得僵直起
来,全身的肌肉都禁不住的收缩在一起。

  而送货员也马上感觉到林琼的这种肉体上的变化了。他只觉得林琼原来紧紧包裹他阴茎的两片臀肉这下子更是
夹的愈发的紧密。自己无意识地上挺的动作也因为臀肉的包裹而变得更加艰难。由于林琼臀部的紧缩,自己龟头上
的包皮已经被完全地撸到后面,就算是隔着裤子,他还是能感觉到因为龟头裸露在外,被内裤摩擦而带来的阵阵快
感。

  于是送货员的身体也开始随林琼的身体而剧烈地抖动不止。他紧绷着身体,头部仰面朝天,眉头紧锁,张大了
嘴巴却无声无息。从表情上很难判定是痛苦还是愉快的在痉挛着脸部的肌肉。

  这时候的林琼也陷入到一种进退不得的局面当中。虽然她知道自己和这个小伙子的这种暧昧的姿势有些不和时
宜,可是身体上的麻软却让她无力反抗。她一再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挣开后面送货员的紧贴,可是从臀沟里传来的
阵阵愉快感觉却叫她不舍放弃。隔着薄薄的裙子,她都能感觉到后面那个坚硬物体所给她带来得阵阵热度。

  她从未想过,仅仅是臀部的接触,就能给她带来如此大得强烈快感。她甚至在心里面还有一丝期待,期待着后
面的年轻男子能更进一步,再做出些更让她兴奋的动作来。

  可是后面的送货员却根本没有她想象中有那么大的胆量,仅仅是现在这种有些暧昧的姿势就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他小心的注视着前面这个身材诱人的中年美妇,不时假借着喘息的机会把下体有意无意的向上挺动一下。每一次他
的挺动,都让电梯中的两个人浑身都发出一阵不由自主地颤抖。

  两个都没有说话,也许是怕一开口就会打断现在这样暧昧而又让人刺激的姿势吧!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沉
默,都假意没有理会现在这样紧密的接触,只是电梯里不时的传出一些令人遐想联翩地喘息却忠实地记录着这一切。

  渐渐的,林琼就觉得后面的坚硬物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胀大,同时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也越来越激昂。
这些异样得快感也让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更加抽搐着自己臀沟的肌肉,就好象一个逐渐收缩的橡皮圈一样愈发紧缩的
包裹着送货员的阴茎。

  送货员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林琼的这种变化。他就觉得自己的鸡巴开始越来越难以在臀沟里进退自如了,不过这
种紧缩的包裹也让他的快感得以几倍的放大。

  他的眉头锁的更紧,嘴巴也张的更大,连喘息声都开始时断时续起来。

  猛然间,一种强烈的尿意从睾丸处一直冲到头顶,这种巨大的震撼感让他的全身都开始发出一阵抽搐的痉挛。
他从没有预料到仅仅是在臀沟部位的摩擦就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冲击,这种即将射精的快感也促使他的动作开始慢
慢的快了起来。他开始有些放肆的把自己的整个上半身也贴住林琼的后背,下体前挺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起来。

  两个人身上的薄薄衣物根本就无法阻隔他们身体上热度的相互传递,林琼的后背上传来的阵阵热量让她得刺激
更加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伴随着臀沟里传来一阵阵的摩擦,她已经开始感觉到有很多暖暖的、湿湿的液体从她的
下体里流出来,由于没有内裤的阻挡,那些粘稠的液体甚至已经涂满了整个大腿内侧,刚刚才高潮过的阴道也好象
已经重新敏感起来,开始随着臀沟里阴茎的一进一出而有节奏的抽搐着。

  后面的送货员的动作开始越来越明显,即使是隔着两个人的衣物,林琼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个粗大的东西开始硬
的叫人难以相信。加上那个年轻人已经如同老牛一般的喘息和他身上紧绷的肌肉,成熟的林琼知道他已经到达迸发
的边缘了。

  她没有拒绝过多反抗,也许是激荡的情欲已经让她神情恍惚了吧。就这样,在一阵快感侵袭的摩擦中,她默默
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此刻的送货员已经有些无法忍耐了,他的鸡巴艰难的在林琼紧包的臀沟中进出着,下体传来的一阵让人崩溃的
快感叫他知道,也许再有2、3下吧,他就会到达迸发的仙境。

  「玎玲玲…………,」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却惊醒了两个正处在迷茫状态的人,把他们都重重的吓了一跳。

  林琼首先丛迷茫中清醒过来,她抢先抄起身边电梯紧急通话器,好象这个东西是她能摆脱这种尴尬境界的武器
一样。

  「喂……」虽然林琼已经竭力的调节了自己的呼吸,可是大量的仍然没有褪尽的激情还是让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对不起,林女士。」电话那头传来保安员一声歉意的话语:「我们已经通知了电梯修理工,可是由于他现在
正在别的小区修理,要赶回来可能还要有一会儿,真的很对不起,可能还要让您在电梯里多委屈一会儿。请您多谅
解。」

  「那……那还要多长时间啊?」林琼心里虽然对于保安的答复有些不满足,可是浑身酥软的她实在没有多余的
气力去责问保安了,她只是继续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您放心,最多一个小时修理工就能赶来,真的对不起,这段时间只能让您受委屈了,请您千万别介意。」保
安小心地应答着。

  「那好吧,尽量快一些啊。」林琼无奈的回答着,然后拿开手里的话筒,预备扣上。

  「林女士……」这时候话筒里又传来保安急促的声音。

  「怎么了?」林琼听见声音,重新把话筒递到耳边。

  「您……您还好吧?」保安在话筒一头小心的询问着:「听您的声音好象是您有些不舒适,还有,您……您在
电梯里放了好多东西,已经完全的把监视器挡住了,我现在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您……您的情况还好吧?」

  林琼听见保安地询问,脸上刚刚才消退的红潮马上又涌了上来。一想起刚才和送货员的那种暧昧的接触,就觉
得全身刹地冒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开始暗自庆幸,多亏了那些货物太多,连天棚顶上的监视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否则,被保安看见自己个那个小伙子这种羞人得局面,那以后可真的没办法出去见人了。

  「我……还好,没……没什么事情,麻烦你多催催修理工,让他尽快快一点来。」林琼有些害羞的回答着。

  保安听见林琼的回答,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又和她诚心的道歉了几句以后就挂断了通话器。

  带着一丝杂音的通话器被林琼慢慢地放在支架上,瞬间,电梯里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几乎尴尬的让人窒息的平静。

  刚刚才把精神平缓过来的林琼这时候又有些紧张了,她想说些什么来摆脱现在这种压抑的气氛,可是当她预备
张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后面的送货员也是一样,被打断的激情也逐渐的缓和了。他开始有些后悔刚才那些放肆的举动,他想向林琼说
些道歉的话,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候的电梯里寂静的可怕,只有两个人都竭力控制的喘气声还能证实这里面还有人的存在。

  半晌,林琼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压抑的气氛,她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呃…小张……」

  「怎么了?林……林女士…………」林琼忽然发出的声音吓了送货员一跳,他只是下意识的结结巴巴的回答着,
连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那个……那个,呃……这栋大厦的保安也真是差劲,修个电梯还得等这么长时间。」林琼嘴里胡乱的和年轻
的送货员在侃着,其实说什么并不重要,她只是想借着说话的机会来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能缓和一些。

  「是啊,还要等那么长时间啊,他们也是真够不负责任的。」其实送货员也想随便的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他
马上就接上林琼的话头开始搭咯着。

  说语一旦有些开始,两个人的情绪便都开始放松下来。也许是两个人都下意识的想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吧。所
以都有意识的不提刚才曾经有过的接触的那件事儿!

  他们就这样胡乱的说了一会话,林琼开始觉得就这么背对着人说话实在是有些别扭,同时似乎也不太礼貌。而
且她也感觉到后面的年轻人正在用力的向后挤压着那些货物,身体已经慢慢的离开了她的后背。

  于是林琼也开始小心的把身体转过去,后面的送货员看见林琼的动作,明白了她的意图,也有意识的更加用力
的向后退,给林琼流出了一个足够她转身的空间。

  在两个人的努力下,林琼终于艰难的把身体转了过来,她无奈的擦了一把额头上汗水,抱怨的对着送货员说道
:「你看,我弟弟也真是的,这么多的东西都堆到我家,看,连电梯都塞满了,这一会儿搬到家里面,可往哪儿放
啊。」

  「没关系,一会儿我帮你好好摆一下就好了,应该能放下的。」送货员有些奉承的回答着。

  「哎呀,那可太感谢你了。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放好,真是不好意思。」

  林琼听见送货员肯帮她,很兴奋的说着。

  这时候的电梯里已经越来越闷了,流通不顺畅的空间里也显得让人几乎难以呼吸。林琼伸出了手来,又一次把
额头上的汗擦干净,由于电梯里的闷热让她浑身都觉得难受,她便无意识的解开了最上面的一个衬衣扣,想让身体
更加凉快一些。

  送货员正低着脸和林琼在说着话,却无意中从她领口的开气中发现了一些让他血脉贲张的景色…………

  由于林琼出门的时候图方便,连乳罩都没有带,只是随便的套了一件衬衣就出门了。而她现在却把最上面的扣
子解开了,一下子,宽大的衬衣再也无法完全遮掩她硕大的乳房。顺着深深的乳沟看下去,除了胸前鲜红的两点看
不见之外,她的整个乳房几乎都完全暴露在高大的送货员的眼底。

  送货员无意中居然发现了这些,马上一股热气极快的就贯穿着他的全身,也不知道林琼是有意或无意,身体已
经如此毫无遮掩的被别人看个清楚,她居然还是浑然无知觉,嘴里依旧在埋怨着那该死的电梯是那么的闷热。

  而送货员的心里真的希望时间就能如此停止,他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诱人的风景,而股间那个本来
已经疲软了的东西又已开始发出激烈的脉动。

  林琼性感的身材,衬衣里雪白的乳沟,已经让他完全的沉醉在里面。

  「天,好丰满的胸部啊,比我女友的几乎大了一倍,假如能吃上一口该多好啊……」脑海里忽然冒出的想法把
送货员吓了一跳;马上的,长时间受到的良好教育又马上让他回味过来。他开始有些自责的怪自己:「我怎么会有
这样的念头兴起,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过这种自责随着林琼的一次喘气的动作就马上的被打散的无影无踪了。随着林琼的一次呼吸,她的胸部开始
完全的开始扩张,两个硕大的乳房开始明显的向前顶去,本来已经压的很深的乳沟这时候变得更加凹陷,巨大的乳
球就好象冲气气球那样开始膨胀,甚至让他连上面的毛孔都看的清清楚楚。

  随着林琼的一次呼气,胸部开始明显的回落,而胸上的衬衣因为刚才的扩张而被顶起来,柔软的布料一时间没
有及时的贴在肉上,刹那间,胸前两点猩红的乳头就完全没有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可是送货员还没有来得及仔细
的看清楚,衬衣就又及时的贴在肉上,把这两点迷人的肉头又一次盖住了。

  可是这种若隐若现的刺激又更加的叫人兴奋,把这个年轻的送货员看的几乎连鼻血都喷了出来。他只觉得全身
的血液直冲脑顶,满身的兴奋和冲动真的快要让他崩溃了。他布满欲望的身体再也无法继续用力的顶着后面的货物。
而后面那些松软的货物由于没有了他的挤压,又开始慢慢的反弹回来,在不知不觉间把他的身体向前推去。

  林琼也发现了气氛的诡异,她只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无意识的抬头看去,去发现他居然
是一副惊奇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她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身已经完全的曝光了。林琼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脸上的
红潮又一次溢了上来。

  而送货员却没有注重林琼的表情,他全部的注重力已经都集中在林琼诱人的胸部上,他虽然觉得自己不该看,
可是眼前那露在的肌肤却好象有魔力一样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哦……好大啊,简直太吸引人了……」眼前靡丽的情景就连他在幻想中都不可能发生,这怎么能不让他沉醉
在里面。他禁不住连续的咽了好几口口水了。

  虽然送货员在潜意识中依然还知道在这种时候是不应该产生任何淫念的。尽管他一再告戒自己,无奈年轻的欲
望真的是难以压抑的,由于忙着考试,他已经和女朋友有一个月没有*** 了,现在面对眼前的诱惑,他无论是从生
理还是心理上都开始冲动起来。自己的下身明显的膨胀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可是却无力阻止。他已经完全的陷入
到这种迸发的情欲中了。

  渐渐的,那股欲望已经如波浪要冲垮河堤般强烈了。想要作爱的剧烈冲动让他很不得马上就把眼前这个性感的
中年女人抱在怀里。

  「但是,万一被她拒绝的话,怎么办?自己的被投诉倒是没有关系,可万一被传扬出去,自己的前途就全都毁
了。」大量的犹豫不绝的挣扎在他心里不断的纠结着。

  半晌,还是脑海里迥旋的情欲占了上风。下体处的坚硬已经到达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假如不发泄出来,他觉得
自己真的会爆炸了。强大的欲望已经无法再压抑下去了……

  他舔了一下已经干裂的嘴唇,鼓起勇气,假装自己被后面的货物挤压的无可奈何的样子,把身体开始慢慢的贴
在林琼那丰满的身体上。当他颤抖的胸膛一接触到林琼柔软的胸部的时候,即使还隔着一层衣服的阻挡,他还是感
觉到一股麻酥酥的滋味,就好象触电一样。刺激得年轻的送货员浑身泛起大量的鸡皮疙瘩。

  而林琼正在默默地责备着自己的疏忽,本来已经有些缓和的局面却又让自己一时的大意破坏了。现在电梯里又
一次陷入到这种尴尬的场景中。可是渐渐的,她发觉送货员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和自己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电梯中闷热的环境还是由于两个人紧密地贴在一起,林琼就觉得身体开始越来越热,那股热气顺着
身体开始向脑部冲击,让她整个人都有些迷茫了。她很想把面前这个送货员推开,好摆脱这种不合时宜的暧昧姿势,
可是身体上的酥软和鼻子中一阵阵传来的男子身上非凡的气味都让她产生一种不舍得的感觉。

  「唉!电梯里的东西太多了,连人都没有地方站了。」她有些自我开脱地想着。

  可是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的乳房也似乎起了一些波动,好象是贴在自己身上的送货员正拿自己的胸膛在自己
胸部上往返蹭着。瞬间,一种有些触电的感觉从胸部阵阵袭来,让她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震颤,连乳头都开始慢
慢的硬了起来。在迷茫之中,她紧绷的肉体也无意识的跟着送货员地转压开始扭动起来。

  蚀骨的消魂霎间将她完全吞没。林琼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羞愧。她眯着眼睛,性感的嘴唇也有些微微的张开着。
不时的,一些如香如兰的气流从里面微微的吐出来。

  这种巨大的吸引把送货员完全的迷住了,一瞬间,他忽然的好象在身体有一股巨大火焰一样,这种火焰促使他
有些疯狂的抱住了林琼。

  林琼似乎是被这种突如其来的震撼给弄的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她心里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是鼻子中传来的
一阵一阵男人身上那种特有的气息却让她有些浑身发软。

  年轻的送货员发觉林琼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有些肆无忌惮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很快的,两个人的衣服就被
他脱的干干净净的。

  「天哪,为什么会这样?」林琼在心中喊着,忽然浑身赤裸的待在一个生疏的年轻男人的面前叫她有些不敢相
信。自己为什么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他脱的那么干净,那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有些淫荡的女人吗?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让把自己的身体都暴露在外面,而且还是个生疏年轻的男人。林琼有些羞的无地自容了,她
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顺从。但双方身体接触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却叫她真的口说不出。

  送货员可没有林琼那么多的复杂念头,也或许是他现在完全的被情欲给支配了,已经没有了任何多余的想法。

  他有些粗暴的一把拉住林琼,双手有力的把林琼抱了起来。林琼雪白的大腿被他分的开开的,有些无力的被他
强行夹在自己下体之间。

  他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到林琼臀部的嫩肉里,完全的没有感觉到林琼那美臀的肉感和弹性。他开始摇摆着
把自己的下体和林琼的下体贴在一起,坚硬的肉棒也在林琼的两腿之间往返的寻找着进去的路径。

  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林琼忽然有些害怕了,她开始拼命的往返挺动身体以躲避送货员那坚硬肉棒地侵扰,可
是她的企图现在已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随着送货员的下体从正面贴压住林琼那娇嫩的阴部,她忽然感到一个坚硬灼
热的东西,强硬地顶到自己的身体里。

  那一瞬间,好象是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她愣在半空。没有了任何的思想,只感觉自己有些湿润的花瓣被轻轻
向外剥开了,这叫她浑身的肌肉都开始绷的紧紧的,巨大震撼而刺激的感觉让她都有些头昏目眩了。

  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慢慢的,年轻男人的阴茎一点点向前顶进,一直把长长的东西全部都塞到她有些渴望的阴
部才暂时停下来,林琼感觉到他坚挺灼热的阴茎尖端,已经全部都挤入自己阴部的深沟里,这叫他们的下体连接的
那么紧密,连送货员的小腹,已经紧紧地贴在林琼丰盈黏滑的下体上。

  「天啊!不要!怎么会这样呢?」林琼在内心里狂喊着,巨大的羞愧叫她恨不能钻到地洞里去。

  还没有等她的羞愧有更多的反应。年轻的送货员就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他微微向前一扭腰,在林琼拼命夹紧
的双腿间,又一次把阴茎插入的更加深入了一些。

  「啊!」被这种巨大的刺激给震撼了。林琼完全禁不住的大声叫了出来。

  可是这只是开始。随着送货员连续不断地抽送着自己的东西,林琼就觉得好象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全身扩散开
来,那感觉竟然让她完全无法控制。一波一波像电流一样的酥麻感觉不断的向她袭击着,火烫的男人肉棒正在她细
嫩的花瓣里进出的那么顺畅。

  她感觉浑身每一根毛孔都要张开了一样,身体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的轻颤不停,这种颤抖让她的下体也开始
不由自主地收缩夹紧。

  年轻的送货员没有想到已经是年近中旬的林琼,下体还会如此的紧密。湿热柔嫩的花瓣好象一个紧匝的肉环一
样死死的包裹着他的阴茎。而且里面的嫩肉还那么火烫地摩擦着自己的东西,连龟头的角刮都能感觉到她身体里嫩
肉的挤压。

  前后的抽动了几下,送货员的欲火开始无法抑制的越烧越烈。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用力的把阴茎快速
的在林琼的身体里抽插着。一下下的是那么叫他觉得消魂,连偶然阴茎尖端轻触到她神秘内部花蕾的时候,都被那
些花蕾的火热和湿滑弄的颤抖起来。

  林琼也和送货员一样,她一会儿仿佛处在严寒的冬天,一会儿又好象全身都被火焰点燃了一样。她的思想开始
越来越迟钝,但身体的敏感却越发清楚。年轻男人的每一下进出自己的阴茎,都能叫她开始大量的分泌蜜汁,涌出
的粘稠白液已经开始顺着大腿向下流去,把他们交接的地方都弄的泥泞不堪。

  由于林琼的反抗渐渐减弱,送货员也能更加自如的在她身体里自由的进出。

  插了一会儿,他无意间看见林琼那布满红潮的玉脸。那上面鲜红的小嘴象一块磁石一样牢牢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他禁不住低下头把嘴唇贴在了上面。刚一贴上去,林琼就好象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件救生衣一样,死死的把他
的舌头给含住了。

  他们相互吮吸的舌头在彼此交缠着,就好象是一对真正的恋人一样亲吻的那么贪婪。由于送货员的东西依旧还
在林琼的身体里进出着,这种巨大的兴奋不禁让林琼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声深沉的呻吟。

  听到这种近似于鼓励的呻吟,送货员更加贪恋着小舔着林琼口中的嫩肉,把她柔软的舌头还不时的吸咂半天,
连她的唾液都象是甘甜的泉水一样尽情吸取。

  一直到林琼都有些口干舌燥的不能分泌出任何唾液才罢休。

  下体被粗大的阴茎肆意的插弄,上面还被他吮吸的几乎分泌不出来任何唾液了。这种两面齐发的刺激让林琼那
俏丽的面容开始越来越红了,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有些主动的摇摆着自己被送货员抱在半空的身体。

  她的这种主动更是让她布满弹性的内壁嫩肉更加夹紧了送货员的阴茎,一种巨大的不可反抗的快感让他觉得自
己的阴茎仿佛要被林琼的肉洞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下腹的东西一直传到心里。

  这也让他开始疯狂了一样使劲的把阴茎继续用力的往林琼的身体里面顶。甚至,恨不得连睾丸都一起塞进去。

  这种狠命的性爱让林琼开始全身直打哆嗦,随着年轻男子继续加快自己抽送的速度,林琼的呼吸也变得那么急
促,甚至,连续不断的喘息叫她都没有时间去呻吟了。

  渐渐的,林琼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分泌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把整个下体都浸湿了。这种能让送货员
抽送的更顺畅的感觉显然使他愈发的兴奋,他挺腰的动作开始逐渐加快,肉棒的进出也加大了力量。

  忽然,年轻男人停止了动作,他身体稍稍离开了林琼下体少许。

  「天啊,终于结束了!」林琼的心里开始有些庆幸的想着。然而,隐隐约约的,在她心中竟然又有一些不是那
么满足的期待。

  但年轻男人又一次把阴茎重重的顶了进来,这种巨大的快感让林琼知道自己还要继续的承受那种又羞愧又舒坦
的性爱。

  送货员的阴茎在林琼那湿热柔嫩的花瓣里有节奏的进出着。坚挺的肉棒几乎已经深深地抵到了林琼身体最里面
的神秘地带。压挤到最深的部位是林琼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炽热的肉棒已经叫她有些茫然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张大了嘴巴,被动的让送货员一次一次的把阴茎塞到她身体的深处。有些粗糙的龟头摩擦着她从来没有触摸
到的嫩肉,在轻轻刮到嫩壁的时候,一种又酸又麻的感觉叫她张大了嘴巴向一个离开水面的鱼儿一样那么迷离。她
满脸绯红,呼吸急促的已经没有任何节奏了,她的头无力瘫在一边,但身体却象弯曲的弓箭一样绷的直直的。

  林琼的反应也更刺激了送货员,他有些近似于粗暴地*** 着林琼那成熟丰满的雪白肉体,随着他越来越勇猛的
插入,也让林琼雪白赤裸的肉体起伏的越来越剧烈。在不知不觉间,林琼那细密紧窄的肉洞肉壁一阵阵紧缩,膣内
的黏膜一开一合的透着火热的气息。

  肉棒越来越深入地插在林琼敏感的肉缝儿底部,终于,一波销魂蚀骨的痉挛开始林琼的身上颤抖着。

  禁不住的,她在身体里一阵揉动,光滑雪白的大腿开始紧紧地缠绕在送货员的身上。

  「啊————-」林琼的叫喊已经被拉的长长的。而且随着她有些发泄的呻吟声,从她身体的最里面开始大量
的分泌出一股股又浓又稠的白色黏液。

  经过长时间的抽送,这个年轻的男人本来就已经有些无法控制了,现在再被林琼的汁液这么一浸泡。

  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射精的冲动了。

  他就象是野兽一般地嗷叫着,使劲地抱着林琼的臀部。阴茎不受指挥的疯狂跳动,将大量又多又黏的精液射了
出去,随着精液一股股的发射,他的身体也一跳一跳的抖个不停。

  而林琼也被这种火热的液体刺激的更加舒适。她热烈的和送货员缠在一起。

  身体几乎是和着他射精的频率一样同时的在颤抖着。她的阴部也开始又一次的断断续续的抽搐,一紧一紧的肉
洞,好象要把送货员所有的精液都挤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射精以后,他们还是死死地抱在一起。那种高潮之后的余味依旧让他们沉醉的模模糊糊。忽然的,一声巨大的
声响把两个沉醉的人给惊醒了。

  林琼首先醒悟过来,情欲得到释放过的理智也重新回到她脑海。这一瞬间,她几乎要羞愧的死去了一样。

  「你先把我放下去吧。好象是修电梯的人开始工作了。」她颤抖的和依旧抱着她的送货员说着。

  送货员也有些后怕了。精液射出来后也叫他开始清醒的了解到眼前的一切。

  他有些笨拙的把他们的衣服都拾了起来。两个人就在忙乱之间穿好了一切。

  就在他们刚收拾好残局的时候,电梯门也静静的打开了。

  「真的对不起,让你们受委屈了。」门一开,练习有素的保安就鞠着躬向林琼道歉着。

  「没事,没事。」林琼赶紧假装无所谓的回答着,「你帮我把那个东西搬到屋子里吧。」她觉得自己好象已经
完全没有办法再和送货员相处下去了。

  其实年轻的送货员也是一样的。他开始忙乱的帮助保安把东西都挪出电梯以后就匆匆的和林琼说了一声有事要
先走了,就继续坐电梯下去了。

  「太太你没什么事儿吧?」看见林琼的脸上还依然透着没有消散的红潮,保安有些担心的问着。

  「没事没事。」林琼生怕他会看出来什么,赶忙回答着。可是在她心里,却是那么的迷茫。【完】